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分析网友隐婚致女方怀孕流产,应当赔偿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上海继承纠纷、合同纠纷、上海房产纠纷、上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上海动拆迁纠纷、上海离婚、婚姻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诉人(原审被告):董某,男,1982年9月23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朝阳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某,女,1981年10月12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通州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律师。

上诉人董某因与被上诉人刘某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20)京0105民初6284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1年2月24日立案后,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在部分地区开展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依法适用第二审程序,由审判员独任审理,于2021年3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董某、被上诉人刘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董某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刘某一审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董某并未对刘某的健康权造成侵害,所以刘某一审诉求中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产生都与董某无关。董某与刘某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董某并非故意隐瞒婚姻情况,双方聊天记录内容可以看出做引产实际是刘某本人的意愿,董某去看望刘某只是出于朋友之间的关心。董某与刘某不是夫妻关系,董某虽然当时在《流产手术知情同意书》中与患者关系栏写明为夫妻,但董某写的夫妻不能作为相关证据。

刘某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董某的上诉请求和事实理由,针对董某的上诉,辩称:董某隐瞒已婚的事实,谎称已经离婚,欺骗刘某与其交往,致使刘某怀孕并引产,董某的行为与刘某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通过双方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说明双方不是普通朋友关系。董某在聊天记录中自始至终未提过孩子不是董某的,而且刘某住院期间董某以丈夫身份进行陪护,因此刘某损害后果均与董某有关。

刘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董某赔偿刘某医疗费40929.33元,误工费7830.57元,营养费3000元;2.判令董某赔偿刘某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3.判令本案诉讼费由董某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刘某现涉案陈述,双方于2019年9月网上相识后以男女朋友名义交往,当时刘某婚姻状况系离异,董某称自己婚姻状况为离异;后双方于同年10月26日在刘某家中发生性关系,后双方又多次发生性关系。2020年4月19日刘某检查确认怀孕后告知董某,董某则要求刘某引产,现有双方聊天记录中显示董某致刘某“亲爱的,这个事情真得很头疼,对吧,因为之前的话,我也跟你说过就是现阶段的话,我也不想要孩子,对于你的话我肯定是100%的这种疼爱,然后呢,你也知道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不要你的,但是对于这个孩子,我觉得真得现在来的不是时候…”。此后,刘某于2020年4月25日独自前往医院检查时即要求住院,刘某遂自己交纳了住院医疗费用,后在2020年4月27日由董某陪同下做了引产手术,董某当时在《流产手术知情同意书》家属栏签字,与患者关系栏写明为夫妻。刘某现陈述其在引产出院后,多次联系董某均不予理会刘某,也没有支付引产的医疗费用。此后半年来,刘某精神低落,时常哭泣,曾就诊于北京安定医院,初步诊断为抑郁发作;刘某亦提交单位误工证明,显示单位知其引产手术请假减扣工资之情况。现刘某认为董某对其健康权造成侵害,故诉至法院要求赔偿。一审法院另查明,董某时年与刘某交往时之婚姻状况为已婚。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等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刘某陈述因与董某交往过程中的流产问题导致医疗支出及工作、健康受影响,诉求董某赔偿医疗费、误工费、及营养费合计51759.9元,并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董某经一审法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董某经一审法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本案庭审诉讼,视为其放弃了涉案相关诉讼权利;董某未到庭参加诉讼,不影响一审法院依据当庭查明的事实及证据材料,依法做出处理。一审法院根据涉案之证据材料、双方的婚姻状况情形以及交往过程、引产环节、及刘某引产后的后续状况,认为董某的涉案行为对刘某的身心健康等造成了相关困扰,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故对刘某涉案诉求予以支持,但应结合刘某方的相关因素予以一并考量,故现酌定董某给付刘某涉案引产所发生的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合计为40000元,另判令董某给付刘某精神抚慰金10000元;对刘某涉案其他诉求不予支持。综上,一审法院据此判决:一、董某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刘某涉案医疗费用、误工费及营养费款合计四万元整,另给付刘某精神抚慰金款一万元整;二、驳回刘某涉案之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董某提交双方微信聊天截图2页,证明双方只是朋友关系。刘某认可董某提交证据的真实性,不认可其证明目的。刘某提交双方微信聊天截图42页,证明双方系以男女朋友关系交往,董某隐瞒自己已婚事实,且在刘某陈述有了董某的孩子后其并未提出任何质疑。董某认可刘某提交证据的真实性,对证明目的不予认可。董某称双方交往期间,刘某从未问过其婚姻状态,自己也没有说过,否认向刘某说过自己是离婚状态,同时表示与刘某从未发生性关系。刘某对董某上述陈述内容不予认可。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对一审法院认定的证据的证明效力亦予以确认。上述事实还有二审开庭笔录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董某虽上诉称其与刘某系普通朋友关系,刘某因引产导致的各项损失均与其无关。但是,根据在案证据及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陈述,结合双方交往情况、引产前后双方沟通过程及双方婚姻状态等,本院认为,董某该项上诉意见,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董某应就其涉案行为对刘某的身心健康造成的损害承担相应责任。关于各项损失的赔偿金额,系由一审法院根据本案实际情况予以酌定,标准和数额合理,本院不持异议。

综上所述,董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董某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声明 |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